佛山市禅城区科学技术协会 > 媒体报道>> 南方日报 > 正文内容
南庄:开创专业镇发展方式转 变新路径

 

 

赶走污染后,南庄以极大的魄力推动建设以绿色、环保产业为主的“佛山绿岛”,实现从“污染重镇”到“绿色产业基地”的蜕变。
  在珠三角这块土地上,分布着众多专业镇,它们在广东三十多年的发展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而随着土地、能耗、劳动力成本、环境容量等刚性约束日益明显,专业镇的产业转型升级势在必行。

  南庄,这个全国唯一的建陶生产重镇,在最高峰时陶瓷年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20%左右,却同时付出了环境污染、资源消耗的惨痛代价,曾经的岭南水乡成为灰霾、污染的代名词。

  背负“污染重镇”恶名的南庄,和众多专业镇一样开始了转型升级之路:关停污染重的低端陶瓷加工厂、扶持品牌企业做强做大、建立公共研究平台促进产业升级……南庄陶瓷成功向会展、商贸、总部经济转型,生态环境也得以改善。更为重要的是,赶走污染后,南庄以极大的魄力推动建设以绿色、环保产业为主的“佛山绿岛”,实现从“污染重镇”到“绿色产业基地”的蜕变,既为南庄今后的发展蓄足后劲,也为其它专业镇的转型升级走出一条新路径。

  ◆变革

  整治陶瓷产业吸引白鹭重归

  南庄在历史上是个环境优美的地方,东平水道、顺德水道以及辖区内众多的湖泊河涌,使其成为著名的岭南水乡,是佛山中心区内水网保护最完整的地方。

  自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南庄进入以建筑陶瓷生产为主的工业化时代,陶瓷企业大量涌现,至1998年达到高锋时有建筑陶瓷生产企业75家、辊道窑近300条,年产量约6亿平方米,占全国总产量的20%左右,南庄从水乡小镇一跃成为全国著名的建陶专业镇。

  然而,污染重、能耗高的陶瓷生产,也使南庄付出惨痛代价,变为烟囱林立、尘土飞扬的污染重镇。

  “2006年以前的南庄,到处都是灰蒙蒙的,省委党校讲课一讲到‘牺牲环境换取发展’的案例就讲南庄。”禅城区副区长、南庄镇委书记张辉明说,“我们自己也认识到这种发展方式难以为继,如果不调整产业结构、节能减排、改善环境,南庄发展势必陷入困境”。

  南庄选择了对陶瓷进行严厉整治。从2006年开始,南庄对全镇75家陶瓷企业按照“三个一批”(即关闭一批、转移一批、提升一批)分类整治,关停转移62家,占企业总数的83%。而留下的13家龙头企业则积极推广清洁生产技术,目前已全部通过了广东省的清洁生产考核,实现废水零排放、废气达标排放。

  陶瓷产业的整治,使南庄的工业产值和税收经历了短暂的下滑,但低端污染企业的迁出、清洁生产技术的应用,使南庄的大气环境明显改善,碧水蓝天白云重现南庄上空。数据显示,南庄2008年空气中二氧化硫日平均浓度比2006年 下 降66%,可 吸 入 颗 粒 物 下 降47.1%。

  让南庄人最为自豪的是,南庄曾是白鹭聚集之地,但因陶瓷发展产生的污染一度逃离,如今又重现南庄上空。

  “另外有种对水质要求极高的水杉因为水受到污染多年难以生长,现在也重焕生机,南庄的生态环境正得到极大的改善。”南庄镇有关负责人说。

  历史最终证明,在告别污染的同时,南庄也做强做优了陶瓷产业。在转移生产环节后,南庄引导陶瓷从生产为主转型为研发、总部、商贸、会展等与环境和谐的现代陶瓷产业形态。目前,华夏陶瓷博览城、陶瓷总部基地、瓷海国际3个基地进驻的陶瓷营销中心已超过1100家,企业总部达150家,成为全球最大的陶瓷集散地,并于去年获得全国唯一的“中国陶瓷商贸之都”称号。

  ◆突围

  从“污染重镇”到“佛山绿岛”

  事实上,生态环境的改善吸引的不仅是白鹭的回归,曾对南庄楼市开发毫不“感冒”的地产商们,也重新估量南庄的居住价值。目前,万科、龙光集团、纵横集团等10多家房地产企业已纷纷进驻,使南庄成为佛山近年的楼市开发热点。

  楼市的崛起,使南庄初步尝到“生态也是竞争力”的甜头,也坚定了南庄维护生态环境的信心。

  “在产业调整取得阶段性成果后,我们一直在思考南庄下一步该如何走。生态优先是南庄发展的原则,但城市的发展又离不开产业,因此,我们思考的重点就是如何将建设生态和发展产业相结合,使产业和城市共荣发展。”张辉明说。

  “佛山绿岛”的建设,正是南庄这种发展理念变化的产物。

  依靠过去发展建陶产业形成的“家业”,南庄已从一个小镇逐步发展为佛山中心城区的重要组成部分,城市化成为南庄新的发展命题。张辉明告诉记者,“城市发展需要有良好的生态环境,又要有产业的支撑,在经过深入的调研后,我们提出了在南庄建设‘佛山绿岛’的设想”。

  据了解,“佛山绿岛”的核心是发展环保产业、环保城市、环保生活,目标是建设成为以绿色低碳为主要特征的环保总部研发基地,以绿色环保为核心内容的环保商贸之都,成为融生态文化和绿色生活于一体的国际化环保产业集聚区。

  在一个多年前远近皆知的‘污染重镇’上发展绿色环保产业,这在很多人看来似乎不可思议,但在南庄看来却又顺理成章。这不仅源于陶瓷整治后南庄日益改善的生态环境,更重要的是禅城赋予南庄建设“战略性新兴产业基地”的使命。

  当前,战略性新兴产业已成为各地经济发展的“宠儿”。从去年开始,禅城对“十二五”期间各镇街的发展进行不同定位,南庄由于工业基础扎实、土地相对宽裕,成为禅城将要大力建设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基地”。

  “新兴产业的发展不再走先污染后治理的传统发展模式,在经过论证后,我们提出建设LED、新能源汽车和生物质能3大产业园,并为此准备了数千亩土地作为发展载体。”张辉明说。

  张辉明表示,“佛山绿岛”要打造绿色的产业、绿色的城市和绿色的生活,而LED、生物质能、新能源汽车等新兴产业与绿色、环保息息相关,与城市生态环境相荣,必将为“佛山绿岛”的建设提供强有力的支撑,南庄实现从污染严重的建陶生产专业镇到绿色产业集聚区的蜕变,也不再是天方夜谭。

  ◆模式

  政府引领成就南庄产业巨变

  在南庄从污染重镇向绿色产业集聚区的转变当中,政府有形之手的作用非常明显。

  从某种程度上说,南庄之所以成为中国建陶生产第一镇,依靠是此前政府没有过多干预经济从而激发众多民营企业家的创业热情,演绎了南庄建陶产业发展的奇迹。但这也曾造成陶瓷产业发展无序、粗放经营、产业缺乏核心技术、污染严重等问题。

  “在意识到这些弊端后,我们觉得政府应该在产业规划、技术研发平台等方面发挥应有的作用,为此我们制定相应的门槛,对达不到要求的陶瓷企业坚决予以淘汰。”张辉明说。

  尽管这场严厉的陶瓷整治政策在当初曾饱受争议,但事实证明:政府的强力主导是南庄陶瓷产业成功转型的要诀之一。而投入6000多万元建成的华夏建陶研发中心先后承担了《广东省建筑陶瓷技术路线图》、超薄规格建筑陶瓷砖产业化技术开发、陶瓷辊道窑余热发电产业化技术开发、陶瓷固体废物利用的产业化技术开发、陶瓷清洁生产产业共性技术等重大科研项目,成为推动陶瓷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公共技术平台。

  “佛山绿岛”建设,政府的引领同样不可或缺。张辉明说,战略性新兴产业是南庄建设“佛山绿岛”的重要内容,南庄将采取“政府引领、龙头带动、应用拉动、集群发展、平台支撑”的模式推动战略性新兴产业的超常规发展。“政府将在规划、政策扶持、用地供给、招商引资等方面发挥引领、协调、扶持作用”。

  据了解,目前,南庄已准备了数千亩的土地用于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区、镇两级财政还将设立国际绿色能源环保产业基地建设专项资金,主要用于绿色能源环保产业发展相关重大专项和成果转化、产学研合作和公共创新平台建设等。

  在政府的规划、支持下,南庄战略性新兴产业基地已吸引了众多的龙头企业:LED方面,国星光电、蓝箭电子等在国内位居前列的企业均有意向落户;新能源汽车领域有佛山照明、佛塑股份等上市公司助阵;在国内生物质能技术研发上居于前列的沃德森也将在南庄建设总部和生物质能研究院;另外,还有多家企业与南庄洽谈入驻意向,南庄新兴产业正形成集聚效应。

  “没有政府的引领,不可能驾驭‘佛山绿岛’的发展;没有龙头企业的带动,‘佛山绿岛’建设可能停滞不前;没有上下游产业企业的集聚集群,也就无法形成产业群体,龙头企业势必“孤掌难鸣”;没有公共研发机构、产学研平台的支撑,就谈不上科技创新、引领潮流。”张辉明说。

■专访

  禅城区副区长、南庄镇委书记张辉明:

  专业镇也可成为新兴产业沃土

  广东众多专业镇中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上做出成效的也不少,如东莞的大朗在加工贸易转型中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但是,像南庄这样在一个污染严重的陶瓷生产重镇之上发展绿色环保、生态休闲产业的地方却没有几个。那么,在从建陶生产专业镇向绿色环保产业集聚区的转变中,南庄的发展理念有着怎样的变化?南庄有哪些经验可供借鉴?“佛山绿岛”建设又将如何惠及民众?对此,记者采访了禅城区副区长、南庄镇委书记张辉明。

  “佛山绿岛”是生态和产业结合切入点

  南方日报:南庄过去以建陶产业著名,这个产业给不少人污染重、能耗高的印象,如今南庄提出要建设“佛山绿岛”,主打环保产业,促使南庄做出这种改变的原因是什么?在这个转变过程中,南庄的发展理念经历了怎样的变化?

  张辉明:南庄曾被誉为“中国建陶第一镇”,但长期粗放型生产也给生态环境带来巨大的影响,成为以尘土、灰霾为特征的污染重镇。由于环境不好,南庄在招商方面也难以取得大的突破,曾有一家世界知名的手机生产商有意在南庄投资,但一到实地考察后马上取消了投资计划。这给我们很大的触动:如果不调整产业结构、节能减排、改善环境,南庄发展势必陷入困境。所以,从2006年起,我们大力推进产业的调整,重点就是对陶瓷产业进行整治。

  但在大量的陶瓷企业搬出去后,南庄的产业发展会不会空心化?接下来又该发展什么产业?如何避免重走传统工业化的老路?这些我们一直都在摸索。

  到后来南庄的环境逐渐好转,吸引了众多房地产商的入驻,我们意识到生态优势也是一种竞争力,这种竞争力在佛山中心城区中优势尤为突出。因此,我们把搞好生态做好今后发展的一个原则,但过去在建设生态和发展产业如何结合方面,我们一直没有找到比较好的切入点。而现在要发展的LED、生物质能、新能源汽车等产业可以和生态相容。可以说,“佛山绿岛”建设,就是南庄建设生态和发展产业相结合的切入点。

  专业镇不可抛弃“专业”谈发展

  南方日报:在当前的传统产业转型过程中,有不少专业镇逐渐走向衰落,但南庄则从建陶生产专业镇变身为“陶瓷商贸之都”,今后还主打具有广阔前景的战略性新兴产业。那么,在专业镇的转型方面,南庄有哪些东西值得借鉴?

  张辉明:专业镇的衰落也有各自的原因,不能一概而论。但是从南庄的实践来看,有些东西确实值得思考。

  首先是专业镇还要不要“专业”的问题。目前,大部分专业镇确实存在产业层次不高、技术水平不高、创新能力不强等问题。在当前提倡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趋势下,有些地方觉得专业镇的产业层次低,抛开“专业”谈发展,我觉得这是不正确的。

  应该说一个地方能获得“专业镇”称号,非常不容易,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发展基础在那,不能说不要就不要,这样简单地抛弃太可惜了。而应该立足于原来的产业基础,留住核心的东西,向产业链和价值链的高端升级。南庄对陶瓷产业的整治是非常明确的,我们并不是不要陶瓷产业,我们只是不要低端的、有污染的陶瓷加工环节。迁出生产环节后,依靠过去形成的雄厚产业基础,我们引导陶瓷产业向研发、总部、商贸、会展等现代陶瓷产业形态升级,取得很好的成效,在去年还获得了全国唯一的“陶瓷商贸之都”。依托于原有“专业”基础的转型,南庄的陶瓷产业不仅没有衰落,名气和竞争力反而都得到提高。

  另外一个是专业镇的多元化发展问题。专业镇的产业在经过多年的发展后,为所在区域的经济、社会发展积累了较好的物质财富基础,也使众多专业镇从“镇”向“城”转变,推动了其城市化进程。在城市化进程中,产业发展就不能单兵突进,而必须与环境、城市协调发展,因此专业镇就不能再固守“一镇一业”,而应在做强做优“专业”的基础上进行多元化、立体化的发展,比如可以引入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服务业等,使专业镇的发展后劲更加充足。

  我们认为,在当前形势下,专业镇不仅应该成为传统产业升级的主战场,同样应该成为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沃土。

  “绿岛建设”需要政府引领和推动

  南方日报:在建设“佛山绿岛”、战略性新兴产业基地的过程中,政府将发挥怎样的作用?

  张辉明:在过去我们大多强调政府不应对经济太多干预,这是对的,但市场也会有失调的时候,需要政府的有形之手,尤其是产业的引导、城市的规划上,政府要发挥主导作用。

  一个产业的形成和发展如果没有政府的引领和推动,不成气候,给予企业太多自由容易造成散漫式发展。南庄要建设“佛山绿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政府将在规划、政策扶持、用地供给、招商引资等方面发挥引领、协调、扶持作用。区财政将设立国际绿色能源环保产业基地建设专项资金,主要用于绿色能源环保产业发展相关重大专项和成果转化、产学研合作、公共创新平台建设、产业关键共性技术研发等方面。

  但我们只会起引领、规划作用,不会干预企业具体的运作,南庄新兴产业的发展将遵循“政府引领、龙头带动、集群发展、应用拉动、平台支撑”的模式。没有政府的引领,不可能驾驭“佛山绿岛”的发展;没有龙头企业的带动,“佛山绿岛”建设可能停滞不前;没有上下游产业企业的集聚集群,也就无法形成产业群体,龙头企业势必“孤掌难鸣”;没有公共研发机构、产学研平台的支撑,就谈不上科技创新,引领潮流。

  提高村民收入,增强幸福感

  南方日报:“佛山绿岛”建设将如何惠及民生?

  张辉明:首先,是环境将越来越好,产业与生态做到相融,城市与园区达到协调,城市与乡村并为一体。我们希望以污染换取发展成果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第二,是农村收入会有较大幅度的提高。通过“佛山绿岛”的辐射带动,村集体经济相信会得到有力的推动,村民收入倍增计划有望得到有效实施。

  第三,群众的精神生活会有明显的改善。我们注重文化与产业的结合,在发展产业过程中,注重弘扬水乡文化。南庄生态园、罗南生态园、省立绿道等将带来绿意盎然的城市休闲生活;正在筹建的陶瓷学院,已建成的陶瓷展览馆、艺术展览馆,还有龙舟赛等,使岭南水乡更具文化艺术气息,提高居民的幸福感。(来源:南方日报)